在手机中

2020-11-01 06:13

因为此案的离奇,在事发后10多天由事发地媒体报道后,此案仍然引发了网络热议和海量转载。

崔元林老家在邯郸市东约60公里的魏县城关镇町上村,当地人称之为“台上”。崔元林父母多年前亡故,弟兄四人,他排行老三,还有三个姐妹。“小时候可穷了,娘又死得早,一大帮孩子吃饭都成问题。”

为安全,吕师傅找了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押车,崔元林坐出租车后座。“车还没走多远,他又说不去邯郸了,去陕西定边,我只能掉头向定边开。”

7月1日,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、反贪局等工作人员来到靖边县中医院太平间,经现场确认,死者确为崔元林,遗物随后转交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。

北京青年报记者所接触的崔元林家属、前同事等人,均对其撞车而死表示震惊和不解,没人知道崔元林究竟做过什么、因为什么而采取这种离奇的方式结束生命。

事发地警方调查发现,崔元林系网上在逃人员。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检察机关随后也证实,崔元林曾担任该区工信局局长,涉嫌受贿1000万元。

据媒体报道,6月30日早晨6时30分左右,崔元林出现在山西吕梁离石交警支队附近打车。“他说是要去河北省邯郸市,我一算有500多公里,路够远的,不想去。”吕师傅对媒体说,但崔元林说有要事着急去邯郸,价钱不成问题,吕师傅同意了。

当地高速交警在崔元林随身物品中发现,他竟携带47张银行卡、13个u盾、4个笔记本电脑、3个不同身份证、2万余元现金、2把不同类型的车钥匙以及1个移动硬盘。随后警方查证,发现崔元林是网上在逃人员。

看到这一场景的不仅有吕师傅及同伴,还有当时路边干农活的杜某,根据他们的讲述,崔元林跳下出租车以后,在同向车道上连续撞向三辆车,但都被车辆躲开,“他随后越过高速隔离带,一头撞向一辆半挂车,被弹出很远。”这一幕惊呆了吕师傅及同伴,他们随后报警,半挂车也停车等在现场。榆林市高速公路交警随后赶到现场,崔元林被急救车送走,抢救无效死亡。

崔元林老宅对门的邻居说,崔元林小时候挺机灵,后来到外地上学,脱离农村。崔元林大哥原来在矿上工作,退休后在邯郸市内和孩子居住,老二及两个儿子在村里务农。老四是魏县一单位的负责人,北青报记者多次到其单位,均未见到崔元林四弟。“这件事检察院还在调查,我们家属也不清楚。”在手机中,崔元林的四弟说。

奇怪的是,吕师傅的出租车行驶到青银高速(靖王段)1280km时,后座的崔元林突然用胳膊肘猛击车窗,还大声要求下车,情绪激动。吕师傅赶紧靠边停车,没想到车还没有停稳,崔元林就打开右侧车门跳了下去。

另有媒体报道称,崔元林还涉及土地出让款1.3亿多元未入账,但邯山区检察院表示,尚无证据表明崔元林涉案金额1.4亿多元,该案仍在侦查中,目前没有更多信息披露。

村民说,崔元林回村里很少,有时清明节、春节能见着。“有村民去邯郸办事找他,他热情帮忙,大家说他人不错,没有忘本。”而町上村的村支书证实,前几年村里筹资修路,还找过崔元林,他出了5万元,“是他出的还是他找别人出的,我不知道”。

除了崔元林的举动离奇,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也令当地交警惊奇,除驾驶证,他还带着47张银行卡、13个u盾、4台笔记本电脑、3张不同的身份证、两万余元现金、两把不同类型的车钥匙,以及一个移动硬盘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